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1,2

(一)

我叫张涵琪,今年十七岁,只是个高二的女生,在我们学校里的外号叫「北港香炉」~因为我人人都可以插。

我在今年暑假的时候失去了我的处女之身,这一次遭遇是我一辈子无法忘记的耻辱,带给我的痛苦也永远无法消除。我不知道原本只是单纯的跟同学出去唱歌玩乐,怎么到最后却变成了众人的性玩具?

现在的我已经沒有办法再在那个学校上学了,因为我已经变成学校男同学的公共厕所!「公娼」、「公厕」、「人肉便器」、「北港香炉」、「流动厕所」、「含鸡大怪兽」…这些绰号如影随行的跟着我。几乎每节下课都会有男生来找我,即使是到公共场合也不安全,每当我走在校园里面就会有人故意走过来堵我:

「喂!妳就是那个大家都可以骑的婊子吧?过来一下,跟我们到厕所去!」

我也常常在校园里被幹。有时会被男同学们带到保健室里去发洩。去保健室算是好的,至少有张床,不用躺在冰冷骯髒的地板上。就算是我躲在图书室里念书,他们也不会放过我,总是把我押到图书室的角落。男生们就坐在椅子上假装读书,而我就被迫藏在桌子底下,跪在他们两腿中间帮他们口交,他们总是一面满足的把精液发射到我的嘴里,一面对我说:「幹!图书室里有附设流动厕所真好!」

更不用说班上男同学常常趁我在体育课前换衣服或上厕所的时候闯进来幹我。有时是迫我帮他们口交,但更多的还是把我挟制在教室里,再假藉我身体不舒服要缺课的理由跟体育老师请假,然后几个人轮流熘回教室里侵犯我。不然就是利用课馀时间把我拉到屋顶、器材室或资源回收室之类校园的偏僻角落肏我的穴。他们最喜欢在厕所里幹我,倒不全是因为在厕所比较隐密不容易被发现,其实是因为:「张涵琪!妳这个肉便器!肉便器就应该乖乖待在厕所给人家上,放在教室里髒死了!」

通常来幹我的时候都是两三个男生一起,而且他们总是喜欢在操我的时候叫我弯着腰,张开两腿,厥着屁股给他们幹。然后一个从前面要我含着他的鸡巴帮他吹喇叭,另一个从后面把他的大鸡巴插进来。他们往往一边用力的幹我一边还要撂下一句话:「张涵琪,妳这烂货就是天生下来要做婊子给人家操的!妳知道吗?张涵琪,张涵琪,妳妈给妳取名张涵琪的意思就是叫妳张开大腿含着鸡巴给人骑!」

而我只能逆来顺受,忍耐着等他们在我身体里发洩完毕,再默默的把自己收拾干净回去上课。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在上个学期跟班上同学去唱KTV时被设计陷害的。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我本来是个爽朗外向的女生,平常跟男同学总是嘻嘻哈哈的像哥儿们一样打成一片,什么话题都百无禁忌。就算男生开黄腔我也不怕,还能反亏回去,看到他们发窘的「冏」字脸就觉得很好笑。平日里我就随便套一件宽松长T,穿个热裤,细带高跟凉鞋,小露香肩美腿,反正凉快就好,不太会在意男生怎么想。在男生的眼里我的身材应该算还好的。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曲缐玲珑,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身材比例还算不错。因为不排斥运动,所以屁股有点小翘。一双长腿光滑而结实。我想对男生来说最重要的应该是我的胸部有32D,因此我经常遇到搭讪的傢伙。有时候他们找我出去玩,我也欣然赴约。沒想到这样的个性,却是我灾难的开始。

暑假的时候,班上的男同学志杰约了我跟他们到KTV唱歌,共有五男三女,其中男生有同班的同学小伟、阿大、志杰、还有志杰的哥哥智豪,我们都叫他豪哥。豪哥也是我们的学长,长得高高的,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标准身材。帅帅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就是那种男生不坏女生不爱的典型。其实我一直对他有好感,常常幻想着自己被他征服佔有。所以我常常会藉故接近小杰,其实是想增加跟豪哥相处的机会。所以一听小杰说豪哥也要一起来唱歌,我就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另外还有一个男生是豪哥的朋友,他们都叫他大支。而女生就是我和班上同学小童、阿馨三个人。

我们一起开了一间包厢。在唱歌的时候当然免不了要喝酒助兴,我们叫了Vodka、啤酒、莎瓦和一些调酒,大家边喝边唱,气氛High到不行,他们五个男生很热情的一直拼命向我们女生敬酒。大约唱了一个多小时,小童突然说胃痛,要阿馨陪她去看医生,就撇下我一个女生先离开了。我本来也要跟着离开的,但是因为还想跟豪哥多相处一下的缘故,所以最后还是决定留了下来。

等她们两个走了之后,他们五个男生要向女生敬酒就只能找我了,我虽然酒量并不好,但是我的酒胆不小,又加上因为不好意思扫他们的兴,所以就一杯接着一杯跟他们喝。

混酒喝很容易醉的,喝沒多久我就有了醉意,而且酒喝多了就特別想尿尿。我醉醺醺的起身到包厢的厕所去解放,完全沒注意到男生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在我完打开门时,就看到豪哥站在厕所门口,我以为他也想要尿尿,正想要让开时,沒想到豪哥一把把我推进厕所。

我因为豪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呆住了,再加上酒精的麻醉,反应也变的迟钝,更因为他是豪哥,所以沒什么想到要反抗,就这样踉踉跄跄被他一路推到了墙边。

「豪哥!你要幹什么!豪哥……」

他一句话都沒说就将我压在洗手台上,吻上了我的双唇。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浪漫时刻吗?终于让我等来了!我被这个有好感的大男生吻的心神荡漾。在酒精的催化下,完全放松了自己,用双唇回应着他的热吻。

他沿着我的脸颊开始吻着我的耳朵、脖子,然后一直向下吻到了胸口,手也不老实的将我身上的T恤和奶罩往上掀,我32D的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晃动着。他一看到我白嫩饱满的奶子,便不客气的用双手从我乳房的两边向中间集中挤高,然后握在我柔软的奶子上搓揉。接着伏到我胸前往我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一边用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我的小奶头,轻轻的捻转着,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揉着我的乳房,还一面伸出舌尖舔到我的另一个奶头尖上旋转抖动着,刺激着我的乳头。

我感到一阵酥软:「不!……不要!…豪哥…不可以啊!」

一阵阵爽快感像电到一样快速的从我的乳尖流到大脑,我颤了一下,忍不住呻吟了出来。我用我仅剩的理智叫他不要这样,但我的奶头在他的逗弄之下,早已经很诚实的硬挺起来了,豪哥一看我已有了反应,就拉下了拉链,掏出他早就硬了的大鸡巴,将我压下去。我顺从的跪在地上,让他扳住我的头,把他的大鸡巴塞进了我的嘴里,用我柔软的双唇包覆着他硬挺的大鸡巴抽送起来,我感受到他的大鸡巴在我的口腔里变得更膨大、更硬挺,一颗圆圆的龟头胀满了我的口腔,让我几乎含不住它。

「呜……嗯……哼嗯……」

勃起的肉棒压在我的舌面上撑开了我的上颚,在我的口腔里前后滑动着,凸起肉冠摩擦着我的双唇。我一想到嘴里含的是我暗恋的男生的鸡巴,就忍不住发出娇哼声,感觉到下体已经开始分泌湿淋淋的爱液,不禁用力的含住他的大鸡巴吸吮起来,想要盡力的帮我心爱的男生舒服。

豪哥在我嘴里抽送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就把我拉起来,将我转过身趴在洗手台前,从背后压上了我的身子,他从我大腿内侧开始向上抚摸我的臀部,整个手掌从下而上地滑过我的阴户撩起我的裙子,发现在我牛仔短裙下的紫色透明丝袜里贴身包覆的是一件黑色的丁字裤,丝袜上还有心形的图案,便笑起来说:「哇靠!妳这个淫娃!今天就是准备来让我们操穴才穿这样的是吧?」

我羞红了脸,连忙摇着头否认:「沒有!不是,不是这样的!」

其实我听志杰说他哥哥会来的时候,确实多多少少有用心装扮一下,希望心仪已久的人注意到我,暗自期待着会有浪漫的事情发生。

现在美梦成真了!幸好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丁字裤,看不出被爱液濡湿的痕迹,不然要是被自己喜爱的男生发现下面已经湿了的话,那真的是羞死人了。万一让他以为我是个淫荡的女孩的话就更糟糕了。

不过豪哥才不理会我是真的假的。他把我的紫色透明丝袜和黑色丁丁往下一扯,就将手往我小穴上抠。先是抚摸到了我的阴唇,然后上下来回的轻揉我的阴蒂,这时候我水淋淋的下体已经瞒不过他了。他的手一边温柔而有节奏的上下搓动我的下体,一边说:「看妳的小穴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是想让人操穴?」

这时我已无法回答,因为他的手开始环绕搓揉我的阴蒂。先往左绕圈、再从右绕圈、然后再绕着小圈,之后,再成螺旋状的从整个阴户週边开始环绕搓揉,然后慢慢朝阴蒂缩小圈子,用指尖压在我的阴蒂上轻轻的震动着。

我闭着眼睛,紧咬下唇,感受到一阵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的小荳荳上传来。过一会儿之后,他又再一次前后来回的搓揉,然后再一次上下来回。我被揉得脚都软掉了,整个阴道口都开始敏感起来。这时豪哥对我下体开始了进一步的攻击。

他蹲下来用舌头从阴道口贴住我的阴核向上舔,然后把舌头往下转移集中攻击我的小荳荳。先用整个嘴唇覆盖在我的阴蒂上,湿润的嘴唇像鱼一样一开合吸吮着,然后舌头按住我的阴蒂,用舌腹规律的上下舔弄,摩擦着我阴蒂的两侧。我的身体不自主的扭动起来,不停的向外出水,爱液顺着大腿根处直向下流,褪到两条大腿间紫色透明的丝袜被我的爱液濡湿了一大片。

这时豪哥继续对我发动攻势,将一只手指插了进来。「啊!」我忍不住叫出声音,一面摇着屁股逢迎豪哥手指的抠弄,一面享受着豪哥舔弄我的小荳荳的同时,将手指头像个搅拌器一样,插在我的阴道里搅动的快感。

我不能不承认豪哥的指技确实好,在他的抠弄之下,我的阴道有了敞开的感觉,强烈的渴望被人充实,极度希望位在下体深处的阴道顶端能获得挤压。我觉得只要能顶得到它,我愿意让豪哥用任何东西插入!

「嗯…啊啊…啊啊啊啊…!」

在豪哥的指技下,我意乱情迷不能自已的淫叫起来,我开始有了高潮。阴道剧烈的收缩,紧紧吸住豪哥的手指头。小穴在他手指快速抽插之下,也已湿的不像样了,我的淫水流得只差沒有用喷的而已。

他一边抽动着手指,一边得意的对我说:「妳好湿耶,妳现在一定很想被我幹穴对不对?」

他讲话好淫,可是好挑逗。我闭着眼沈浸在一阵一阵从下体传来像电流般的刺激里,咬紧了下唇,用我的矜持摇头否认。

「喔!不想要啊?」他突然将手指抽了出来,原本的快感一下子消失了,我的小穴倏地感到空虚。「啊!」我急恼的叫了起来!叫完了才勐的回神,我怕对豪哥的感情表现得太过急切露骨,反而让他以为我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儿,急忙噤口,可是我的身体实在是很想要他,心里有说不出的焦躁急恼。

那知他这时却将他的大鸡巴往我小穴口上磨擦了起来。我被他磨的心慌意乱,整个小穴骚痒难耐。原本想被充实的渴望,因为被夺走快感之后的空虚又被拨撩起来,而且感到更急切的需要,好怕又失去跟他浪漫的机会。

「嗯…哼…哼…哈啊…哈啊……!」我娇喘着:「豪哥…豪哥…好哥哥…好哥哥…」不停的配合豪哥的动作曵动臀部,用力的用我的小阴唇磨擦他的大鸡巴,小洞洞里流出的爱液把他的大鸡巴抹的湿湿滑滑的。

豪哥看着我的反应,便对我说:「怎样?想不想被我插穴啊?要说实话!妳的身体可是很诚实的喔!」

我娇羞的微微点点头:「嗯!」

小穴里的需要大过了我的矜持,我不想再错过跟豪哥发生浪漫的机会。但是在我暗恋的豪哥面前承认我想要他,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但豪哥并不放过我:「想不想?说清楚,这样我听不懂。」

我觉得好难为情,捂着脸,嗫嚅的说:「想!」

「什么?我听不清楚,大点儿声。」豪哥继续刁难我:「想要就大声说出来让我听到啊!」

我羞死了,可是小穴里面好痒,好想被豪哥的东西充实,所以我害羞的捂着脸说:「想要,我想要…。」

「嗄?什么?想要什么?讲清楚。」这个死豪哥,故意跟我装傻,我快要忍不住了:「我想要…想要…想要…想要豪哥哥的大鸡巴…」话还沒讲完,我已经羞得说不下去了。

「想要我插妳啊?那就求我啊!沒得到妳的同意,我不敢肏妳的穴喔。快说啊!想我插妳的穴就快求我啊!」

可恶啊!我已经受不了了!他还在逗弄我!情欲终于战胜了我的矜持,对豪哥的爱慕让我现在只想要豪哥用他的大鸡巴狠狠的插入我的小嫩穴,满足我对他的思念!满足我对他的渴望!我想让他知道我对他的爱意是多么真实而强烈!我抛开了自尊,不知羞耻的大声哀求起来:「求求你,豪哥哥!好哥哥!我求你幹我,我小穴好难受!好想你!求求你快把大鸡巴插进涵琪妹妹的小洞洞里吧!」

我已经准备好了!满腔爱意的期待着要迎接豪哥进到我的身体里……

(二)

这时突然听到小杰开口了:「哥,怎样?我说的沒错吧!涵琪根本就是个欠人插的烂婊子,随随便便就可以给人家上。」

我吓了一跳!一转头看到了其它男生不知何时已站在厕所门口观看这场活春宫了,原本火热的情慾一下子冷到不行,他们每个脸上都带着邪恶的淫笑,小伟还扬了扬手让我看清楚他手上的摄影机,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是早就预谋好的!我刚刚飢渴的淫荡样子已经全部都被他们录了下来,我突然感到好羞耻,觉得自己好下贱,想要起身逃离这里。

豪哥不等我爬起来,便把我按趴下去,我一惊!一下子酒醒了一半,在豪哥的身体底下挣扎着:「不要啊!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回家了!」

其他几个男生靠过来,七手八脚的捉住我的双手,把我牢牢的按在洗手台上。

豪哥把定我的腰,说:「別急着走啊,妳不是刚刚才求我插妳的穴吗?还沒插进去吶,怎么能就想跑了呢?」然后勐然将他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小穴里插了进去!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痛了,高声的惨叫起来。

「啊!豪哥!好痛啊!……住手……你弄痛我了啦!」

他毫不客气的勐力抽插着,让我几乎快承受不住:「啊…啊…不要啊…快停手!豪哥,你这是强姦啊!快放了我…。」

「强姦?哼哼!」豪哥冷笑着说:「这里人人都听到是妳求我把鸡巴插进妳的淫穴里,还有录影存证呢!要不要我把录影带拿出去让大家看看,看是我强姦妳?还是妳这个烂屄欠人肏,苦苦求我要我上妳的?」

听了他的话,我哭了出来。我曾经无数次幻想,我献给豪的第一次该是多么美妙的过程,沒想到它竟然是以这样羞辱的方式降临!我感觉自己很贱,是全世界最下贱最不要脸的女孩!自己送上门给人做排泄的肉便器!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根本就沒有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男生都一样,只是想要女生的身体而已!

我心中好恨!恨我怎么会瞎了眼睛看上这个淫虫!恨我为什么听到这个大烂人要来,就高高兴兴的自己送上门来!

我恨自己好贱!恨自己为什么意乱情迷,以为爱情来了就想要以身相许!恨自己为什么沒有一开始就积极拒绝,结果误蹈陷阱,弄得自己骑虎难下!

我恨自己好笨!怎么沒从他高明的调情技巧发现他是个玩弄女性经验丰富的花花公子!恨我怎么会不小心把一群色狼当成好哥儿们!恨我为什么明明未成年还跟人家拼酒,现在醉到沒力反抗!恨我为什么沒有警觉性,孤身一人跟一群男生处在密闭空间里!沒跟小童和阿馨一起……

慢着!小童和阿馨!她们藉故走掉留下我一个人!难道这个阴谋她们也参加了一份?

……难道我的朋友们也出卖了我?……

想到这里,我伤心的忘了挣扎,更哭得不能自已。

豪才不管我已经哭成个泪人儿,他只想要玩弄我的身体而已。果然,他把两手由我身后绕到胸前把我的身子托起来,握住我的奶子大力的搓揉,下身也更勐力的幹弄着我,丝毫沒有因为我的泪水而有住手的意思。我受不住他这般的不断的狠幹,哀叫起来。

「啊…啊…慢一点…你会插死我的…啊…啊……慢一点…小力一点…」

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仍然对我死命的抽插着。说:「妈的!妳又不是沒被人日过,怕什么?日不死妳的!」

「沒有啊!我不是啊!」我哭喊着抗议!

「不是个屁!妳个小屄秧子!刚刚还在求我『把大鸡巴插进涵琪妹妹的小洞洞里』呢!妳个大烂货!」他突然加大力度的狂幹着我:「看我幹死妳这个小荡妇、小婊子!欠人日的烂货!操烂你这个千人骑万人插的小婊子的小贱屄!」。

「不要啊…啊…慢一点…慢一点…好痛…我会死…我会死…我会被你插死的…啊…啊……」我哀求着,受不了他突然加大力度的狂幹。

小杰看我哀叫声不绝于耳,光着屁股被他哥哥肏得两腿发软。在旁边就笑起来了:「哥,这种烂婊子一定很好幹对不对?喂!涵琪!妳不是很哈我哥哥的吗?今天我找我哥来幹妳了哦!怎么样,被我哥幹的爽不爽啊?」

「爽啊!爽的不得了,小女生的小穴就是不一样,又紧又好幹,你们班的这个马子奶子又大,真是她妈的骑起来有够爽的!」豪哥用力的幹着我,得意的说着。

听到豪哥这么说,他们四个男生开心的大笑了起来,我又羞又气,哭得更伤心了,我一心爱着豪哥,原来豪哥也心知肚明,可是他却还这样设计我!这就是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女孩子的感情!只是把我当作一个猎物!一个玩具!一个泄慾的容器!

也对,他这种猎艳高手身边一定不乏像我这种被他的长相迷得神魂颠倒,自愿送上门的笨蛋女生。所以他根本不会在意女生对他的情意,只会觉得又是一块到口的美肉,不吃白不吃。

小伟看到豪哥插的我乱叫,赶紧拿起摄影机对着我勐拍:「精彩的镜头可不能错过,要让班上的同学都看看我们的涵琪是个多么淫荡的婊子!」

我双手和双肩被阿大他们按着,沒办法拿起来遮脸。只好一边拼命的摇头躲着摄影机,一边呜咽的哀求:「不要…不要拍…。」

豪看见我闪躲的样子,生气地说:「我操!我幹妳是让妳爽耶!摆什么臭脸!是妳求我幹妳的耶!」说完,边幹边把我的脸转过来对着镜子,说:「来!看着镜头,让大家看看妳被我幹得很爽的样子!」

小伟拿着摄影机,对我说:「涵琪笑一个,妳要当女主角了啦!」

我紧闭上眼睛,不想理他们,也不想看镜子里悲惨的自己。

坐在包厢的大支兴奋的说:「推过来!推过来!推过来这里,我要看她的表情!」

豪把着我的腰,小伟在旁边录影,小杰和阿大一边一个別着我的胳膊把我按弯了腰。豪用他的大鸡巴疯狂在我体内抽送,把我一路从包厢厕所幹到桌子前,让我的脸面对坐在沙发上的大支。

凌乱的长髮被汗水、泪水黏在脸上、肩上。T恤和奶罩被掀起来,我的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的抽蓄,一对32D的乳房垂在胸前,随着阿豪鸡巴的冲撞前后摇晃着。小伟拿着摄影机对着我拍。我一直呜呜地哭着躲摄影机,低下头不想让他们看到我悔恨的脸。

「不要…不要拍啦…不要…」我不停的流着眼泪啜泣,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垂下来的长髮随着阿豪的鸡巴抽送甩动着。

小伟索性绕着我移动起来,一边拍我摇动的奶子,一边拍阿豪性器和我交合的画面,还一边拨开我的长髮拍我的脸,故意对我说:「涵琪,看这里!我在拍妳了哟!笑一个!」

我把脸左躲右闪的想避开摄影机,哀求他:「不要…饶了我…这个样子不要给人家看…」

「喔!真棒!」大支忍不住伸手握住我的乳房搓揉起我的乳尖。

我低着头呜呜地哭着求他:「不要啦…不要看…」

「学长!不好意思啊!」小杰开口招唿他哥阿豪的朋友:「本来想说约了三个马子够大家一起玩,沒想到被两个先熘掉了,只剩下这一个,不嫌弃的话就来一起玩吧!」

听到小杰的话我心里一则以喜,一则以悲,高兴的是小童和阿馨逃过一劫,而且看来她们并沒有出卖我;悲伤的是,看来我今天是逃不了被轮姦的命运了。

豪也开口了:「对啊!大支一起来嘛!今天先玩这一个,另外两个不愁沒机会玩」

这时大支站起身来开口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喂!不好意思啊,学弟!就让我们两个老哥先幹了这婊子再让你们幹了啊!」

「学长沒问题!长幼有序嘛!」他们三个笑嘻嘻的说道:「大支哥不用客气,你先来啊!」

我的心都凉了,我不但贱到倒贴上门给人家当玩具玩,还被当成一个展览品一样玩给大家看,现在更是要被当成礼物一样送给另外一个人玩!想到自己的愚蠢,我羞愧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在背后抓弄我的乳房和抚弄我身体其他各处的人,还是同一个帅帅的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的豪,而且我的下体还在不断地受到背后那个人一次强似一次的插入刺激,但我现在觉得就仅仅是肉碰肉而已了,不剩丝毫的快感,只有伤心。豪这个笨蛋!烂人!只会弄痛我!……身体痛,心更痛……。

我开始嚎啕大哭。

这时大支绕过桌子走向我,豪从后面顶着我的屁股抽插着将我幹的向他朋友走去,然后让我弯腰趴下。我弯着腰,手肘支在茶几上,低着头,从顺的让豪从屁股后面顶着幹。长髮垂下来遮住我的脸,伤心的眼泪一直往下掉。

小杰把我的头髮拨向后边抓成一束绑成马尾,好让我的脸能被小伟拍个清楚。「走…走开啦…你们不要一直拍啦…呜呜…」我哭红了眼眶,泪水、汗水一直滴到地上,身体被顶得一直摇晃着。阿大拉起我在脑后绑成一束的马尾,让我的头不得不仰起来,给他们看清楚我脸上的表情。小伟移动着摄影机不停的拍,还不时加上旁白:

「现在一局上半,我们班欠人骑的张涵琪正在场上给人用力的骑!现在上场骑她的是第一棒○智豪学长!……看看她,下面的嘴巴流着口水,含着○智豪学长的鸡巴棒子高兴的噗滋噗滋!爽到高兴的都哭了起来!两个奶奶一直摇!……」

「走开啦!呜呜…不要拍啦!」我原本弯着腰,撅着屁股,手撑在桌子上挨插,看到小伟一直对着我拍,生气的伸手去推开对着我摄影机,懊恼的想转过去低下头。「嗯!」阿大生气的捏住我的下巴,抓着我的马尾,用力仰起我的脸,把我的头扭回来对着镜头。我闭上眼睛乱挥着手不想给他们拍:「走开啦!呜呜…走开啦!」泪水随着被幹的摇晃一直向下滴。

小伟一把抓住我挥着的手腕,故意把镜头凑近我哭泣的脸:「嘿嘿!涵琪,这就叫喜极而泣吗?」我气死了,想把手抽回来,挣了两下沒挣动,也只好由他抓着,恨恨的瞪着他。

大支将裤子拉下来,一把把我提过来,掏出他的鸡巴就往我嘴上送:「快,妳这个欠人骑的小烂货,快来帮大支哥我好好的含一含,大支哥我保证等会儿把妳个小贱货幹得爽上天!」

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那个丑恶的东西,正硬梆梆地对着我挺立着。那个东西确实很大,难怪他们都叫他大支。

这些淫虫,不知道一起玩过多少女孩子了!

可是我毕竟不是个淫荡的女孩,刚才会失态是因为我喜欢豪,不是因为喜欢大鸡巴。豪幹我,我愿意忍耐,虽然他不爱我只是想玩我的身体而已,但我喜欢他!可是大支,你想都不要想!不要以为你的鸡巴大我就会让你幹!我不是玩具,我不想跟我不喜欢的人做爱!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