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的森林三章

三章一节(二)

“先生你好”

非常普通的开场白 但她说的同时面带笑容 虽不是灿烂得像初春的白玉兰 但她微微一笑 我完全感觉不到刻意及死板 比起香港板前元气味千 那些机械式员工唿喝出”irassyaimase”好出百倍

她拿着她的小红手袋进来 穿的是一条黑色吊带低胸短裙 经过我身旁的时候 我看到她的身材很不错 胸脯不是大得夸张那种 但已足够将连身裙上身的剪裁饱满地承托起来 清楚见到隆起的曲缐 还有裙胸口中间部份因太紧迫而出现的褶痕 香港很多女性都喜欢穿这类型的裙 但穿起上来 上半身总跟她们的脑袋一样沒有装着什么

以经验主义来观察 用客观数字来表达 她是33C

“你好像还未空调呢”

很久未听过”空调”这个term 一时间不习惯国语 未及反应 她己比我先行一步 走到卧室的床边

“为什么把外套放在床上啊? 我们有衣柜呢”

她很体贴 亦似乎需要一张整齐的床来服侍客人 可能我把大衣放得太远 她要俯身才能将之拿起

她的连身裙很短 使这个动作太诱人 我隐约好像看到她的黑色内裤边 但这个时候看内裤的人不会有什么品味 因为吸引到我目光的是她一整双脚 从大腿到小腿 都很直很修长 穿着起高跟鞋上来实在太好看 她算娇小 大约162CM高 但她的一双腿应该有39-40吋长 一吋等如2.54cm 她的腿即是大约有100CM长 如果她身高腿长的比例是162CM:100CM 那几乎完全合乎了0.618 黄金分割值 如果她生于公元前的希腊 很有可能被拿了来祭神

別人说左脑是管思考及逻辑 右脑是管行为和直觉 这下了我很清楚感受到左右脑的功能 因为我在计算她腿的比例的同时 亦很想即时把她从后就地正法

啪啪啪啪啪啪啪! 那不是我抽插她的声音 而是房外传来一阵拍门声及职员的嘈吵声 我呆了一呆 杨采妮立即转身道了一句 “可能是公安,我看一看”

这句话 吓到我脚软过屌了六次西

三章二节

公安!? 不是吧!?

虽然James相信沒有公安会捉拿嫖客 但其实我上来大陆之前早就做了Research 你知道吗 大陆叫鸡给公安抓了 那是极度严重的事!

最轻微的刑罚是罚钱了事 即场放生 严格来说那是私刑及屈钱 大陆不流行什么Bonus及双粮 所以这是公安赚外快过肥年的好机会 价钱会比海鲜更海鲜价 通常看你是不是身光颈靓 如果有公安认出我穿的是Ted Baker长褛及Paul Smith皮鞋 那就冚家产

另一情况最常听得多 亦是官方规定 就是即时行政拘留十五天 期间犯人很有可能完全被隔绝与外界的一切沟通 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当然还会另外再罚钱

早几年大伯有个朋友 穿黄色恤衫上大陆工幹 加上一些误会 被公安以为是法轮功会员 才被关住了十四天 不过 黄恤衫那么难看他也穿 其实倒是抵死的

还有一个最严重的刑罚 但机会不高 通常一年只有一次 用来做show给省委看 就是跟其他妓女嫖客一起游街示众 相传整条平常行车的大街会被封闭 用来给犯人游街之用 公安会以DV录影 街道旁两边亦会充斥着围观食花生的市民 外国游客可能会以为是新禧花车巡游 一起鼓掌

看着杨采妮慢慢走近房门 我的心也差不多跳了出来

我是不是应该趁公安攻入来之前 趁机打电话给老母说句对不起 娘!是我不孝 走去叫鸡被公安捉了 请你未来十五天不用煮我饭 勿念

香港地 工作比家庭更重要 我一定要打给上司请假 我上司是个男的 他会体谅我叫鸡的需要 但我知道他会说 “你坐监还坐监呀!记住要覆email同听客电话!”

我想哭 为何我总是那么倒霉 任何事的第一次总是出师不利 一个经济周期有十年 偏偏第一次买股票要在08年金融海潚 英超有二十队 偏偏第一次重注亚洲盘唔信邪走去买利物浦 一年三百几日 东莞真正扫黄不超过十天 偏偏第一次叫鸡又遇到公安严打

还有 如果这时候被公安抓了 这是最惨淡的收场 我连杨采妮的名字籍贯也不知道 跟本沒有藉口说她是我的女朋友 说开开房过过夜很正常之类 而且最最最大的重点是 我裤未除西未屌

说时迟那时快 杨采妮已经把门打开

外面无人

她走出走廊 好像跟职员说了几句话 然后走回来房间

她微笑地跟我说道 原来是有客人刚才在KTV喝了酒 跟着在这里大吵大鬧

三章二节(二)

“我刚才说说笑而已, 这里从来沒有公安来过, 你样子很可笑呢, 整张脸也是冷汗”

听后 我在心用国语说了一句 “我操你妈的B”

这跟本不好笑! Not fucking funny at all!! 跟第一次叫鸡的客人开这玩笑!? 这是莞式幽默吗??

她好像知道我在生气 她扁了一扁嘴 然后拖着我充满冷汗的左手

三章三节

她的手很软 不像是幹着粗活的人 或许这粗活不是自己幹的 而是被人幹的

「哈哈,你刚才被吓到了? 」

我也知道我刚才的脸色太看了 说谎也无补于事 只好回答道 「真的很担心, 我不知道这里是很安全的」

我心目中「很担心」其实是一个很差的形容词句 广东话「吓到尻缩」才能真正描述到我刚才的情况 国语不好 而我亦不想直译成「我的阳具被吓得缩痿了」 因为把俚语翻译 最容易会造成lost in translation的情况 她可能会以为我的阳具真的坏尻了

她拉着我的手 把我带到床边道

「你先躺在床上吧」

我相信全世界的正常男人 都不能对这句话有任何抵抗能力 如果大陆要攻打台湾 最理想就是派一队量产型的杨采妮 周围在台湾男人耳边说「你先躺在床上吧」 马英九会率先带领投降 另一边厢 金正日会很后悔自己一早就跟中国靠拢

我听话地 慢慢躺在大床的中央 知道重要的时刻要来临 我的而且确很紧张 动作生硬 手脚放得很直

她把手袋上放上床头柜 然后很配合地随即爬上床 躺在我的旁边 她把她的脸靠过来 我相信我们距离不足十五公分 她定神的看着我 我的眼神却很回避 不敢直望她

这是我的小毛病 也可算是我的习惯 在对话或交流当中 我不能一直对望着我认为比较好看的异性 因为我不想让对方以为自己很漂亮 这是我从小学三年级养成的习惯 多年来我成功挫了无数港女的锐气 也令我因此从九岁开始一直沒有得到漂亮女生的主动青睐 间中会有人以为我是基的 还经常性让我获得一些猪西的几句美言 认为我很清高 不以貌取人 继而爱上我 可惜她们误会了

她把她的手放向上我的胸前 虽然未有什么爱抚的动作 但已经够教我有点脸红 她依然是看着我 这令我的眼神更加闪缩 更加错乱 她沉默不语 我只好打破这个尴尬僵局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思」 「是那个思? 是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 自难忘 那个思吗?」

不知道是否我的国语太差 还是吟诗太浮夸 她失笑了 然后答到 「就是思考那个思」

我们又再度沉默起来 十多秒过后 这次由她说话打破闷局 她说的话有点令我意想不到

她道「我觉得你有点特別」

三章四节

「我觉得你有点特別」

这句说话意想不到在于我上来东莞前 阅读了一篇关于叫鸡初心者的教学文章 名为「祖国囡囡常用对白大全」 面有齐小姐赞美客人的形容词及潜台词 以下摘录于该文

「你有福气(肥胖)/你有成熟味(秃头)/你很斯文(戴眼镜)/你是成功男人(生意人)/你很有气慨(黑社会)/你很靓仔(三十五岁以下均可)/你心肠很好(真悲哀,你一无是处)」

我事前以为我是个靓仔 最希望是囡囡赞美我很有气慨 想不到换来是一句「你有点特別」 由于初心者文章沒有提及 所以我不明所意

我问她 「是什么特別?是特別丑吗? 」 「哈哈,不是丑,总之就是特別」

说毕 她便整个人爬到我身上 无论实际上或心理上我都感受到她的压迫感 除了每朝坐地铁之外 很久沒有尝过这种身体触碰 虽说是她的压迫感 但这沒有贬义 从她行为的象徵意义来看 压着雄性 她是挑战着中国的父权体制 激发起女性自我觉醒 但身为男性的我矛盾地享受着 我很喜欢这种被女性压着的感觉 可以用自己的胸部感受到对方的乳房的曲缐 还有可以令对方可以感受到自己开始热血沸腾的下体

我们的脸今次靠得更近 我的眼神又不由自主地回避她 我往下一看 看到她因压着我而变了形的胸部脂肪 不是所有脂肪都是多馀的 更何况像艺术品一样的脂肪

我很想摸 但姿势上我无办法做到 于是我把双手提起 轻抚着她的腰 我感觉不到什么肉感 但却从侧面体验她腰的幼细及孤度 她沒有作出特別回应 我便把手继续把往前轻扫 我触摸到了她的臀部 她的裙很薄 所以我感受到她内裤因剪裁而突起的边缘 我再往下扫 而我终于被她屁股所发出的微热所刺激了 忍不住双手一起掐住她隆起很圆很有弹性的双臀 然后用手往下一压 让自己的下体 也能一起贴身地感受到双手正在享受中的身体

就是这记动作 她开始把嘴半开半合 发出越来越清晰的唿吸声 她的美貌加上这个迷人的表情 我按耐不住很想亲她 我未及行动 她已道出比「你先躺在床上吧」更无懈可击的一句

三章五节(一)

「我先帮你吹吧」 很多女人都不愿意做的事 我们才交谈了几句话 小思却主动提出了 詹培忠说过十个女人十个系鸡 如果真有其事 那倒也不错

她爬了起来 坐着我的身体上 开始慢慢地将我恤衫的钮扣一颗一颗的解 我很配合地坐了起来 好让她能够把我的恤衫除下 也能令自己跟她面对面紧贴的坐着

「我帮你脱下裤子,你还是先躺着吧」

基本上我从到尾 也是任由她摆佈 我无任何异议 又再躺再床上

我的裤头有点窄 钮扣亦比较紧 她发觉坐着我大腿上很难将之解开 于是索性整个人又伏在我身上 以她的脸庞贴着我的腹部 近距离灵活地将钮扣解开 我的西裤才刚被松掉了 想不到她已连忙把她的手指 伸入我的裤头甚至是孖烟囱内裤入面 然后使劲一併将之除下 动作之急 令我忍不住看看墙上的挂钟 原来120分钟的全套服务 其实才过了5-10分钟 我也不知道她急什么

她帮我把裤除下的动作 使我其实早于三章三节已经勃起的异物 从局促的内裤头释放出来

她盯着那竖立的硬物 说了一句 「好长啊」

三章五节(二)

这段情节 我不是因为恃着有至少二千名读者而刻意安排自吹自擂 作为一个正常亚洲人 身形又不怎么生得高大 绝对不敢自夸自己的长度

本人是一名谦谦君子 所以难以开口问她「劲呢?很想要吧!? 」 而是惊讶地反问道

「什么好长啊」

她答

「就是好长啊」

我不知道这是东莞地道的客套话还是什么 我心想 「长」是一个相对性的形容词 你不能老是说一件物件长 它就是长 长不长定断于你找什么来作比较 彼如说 她是指我比其他客人长 还是比牙籤长?

但她沒有给我时间追问 她伸手摸着我那东西 搓揉了几下 然后伸手从她的手袋 拿了消毒纸巾 抺了几下 然后整个人又再躺下 张开口 毫不犹豫地把我那东西放入口中

这种感觉太奇妙 人身处严寒枯干的广东 身体的小部份却被包含在湿暖的热带森林内 我沒有用套 因此这就是传说中的「环保吹」 它之所以环保 除了沒有消耗胶袋外 今晚我更明白到 被「环保吹」的人 原来可以沒有障碍 沒有隔膜地亲近大自然 如果感受过大自然的美好 又怎能忍心地一次又一次地浪费会破坏环境的胶袋呢? 那个什么事情也有他们份儿的环保塔利班「环保触觉」 何不联合「紫籐」来一起大力推行「环保吹」运动 加强市民的环保意识及触觉呢?

小思原来很实而不华 她含着那话儿 不断上下摆动头部 埋头苦幹 虽然动作好像有些单调 但做得好其实很不容易 有些女性总与你有仇地 在你最陶醉的时候 把牙齿贴着你最脆弱的顶部磨过去 可是小思沒有犯这种错误 她不是只有外表的偶像派 还是内外兼备的实力派

请不要胡乱咒骂別人 「你含捻啦!」 含捻是一门学问 有分好坏 也有分资格

从我的角度望向她 她的头髮垂下来了 遮挡了她的脸 我觉得如果看不清她的面容 这间直是暴殄天物 就跟我在英国时 见过几位大陆同学 一边唱着K 猜着梅 一边大口大口地喝着82年Lafite那个情形一样 其实我连利宾纳也捨不得整支拿着喝

于是我提出了一个简单要求 就是请小思下床跪在地上继续吹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